山還是山,海還是海。卻不見了人

用系统输入法快速打出希腊字母
2017年12月30日
天浴(1988) Xiu Xiu: The Sent-down Girl下载链接(ISO格式)
2018年1月30日

山還是山,海還是海。卻不見了人

“原本以為我能將美好的回憶妥善打包,到頭來卻發現我能攜走的只有虛無;我想再多看幾眼星空,在這什麽都善變的人世裏,我想看壹下永恒。 我會假裝妳忘了我,假裝妳將妳我的過往像候鳥壹般從記憶中遷徒,假裝妳已走過寒冬,迎接春天我會假裝……壹直到自以為壹切都是真的!然後……祝妳壹生永遠幸福!”

——《海角七號》

“當年華老去的時候,坐在院子裏,天暗下來,壹轉身是七封情書和壹輩子的思念。我把對妳的思念寫在海角上,寄給那年七號的雨季……”七封淒美的情書,在六十年後終於寄到了友子的手裏,這遠隔重洋的愛情,化作壹生的思念,想必就是人間最美的愛情了吧。

附:七封情書

第壹封

壹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,友子,太陽已經完全沒入了海面。我真的已經完全看不見臺灣島了。妳還站在那裏等我嗎?
友子,請原諒我這個懦弱的男人,從來不敢承認我們兩人的相愛。我甚至已經忘記,我是如何迷上那個不照規定理發,而惹得我大發雷霆的女孩了。友子,妳固執不講理、愛玩愛流行,我卻如此受不住的迷戀妳。只是好不容易妳畢業了,我們卻戰敗了。我是戰敗國的子民,貴族的驕傲瞬間墮落為犯人的枷。我只是個窮教師,為何要背負壹個民族的罪?時代的宿命是時代的罪過,我只是個窮教師。我愛妳,卻必須放棄妳。

第二封

第三天,該怎麽克制自己不去想妳?妳是南方艷陽下成長的學生,我是從飄雪的北方渡洋過海的老師。我們是這麽的不同,為何卻會如此的相愛?我懷念艷陽、我懷念熱風。我猶有記憶妳被紅蟻惹毛的樣子。我知道我不該嘲笑妳。但妳踩著紅蟻的樣子真美,像踩著壹種奇幻的舞步,憤怒、強烈又帶著輕挑的嬉笑。友子,我就是那時愛上妳的。

第三封

多希望這時有暴風,把我淹沒在這臺灣與日本間的海域。這樣我就不必為了我的懦弱負責。友子,才幾天的航行,海風所帶來的哭聲已讓我蒼老許多。我不願離開甲板,也不願睡覺。我心裏已經做好盤算,壹旦讓我著陸,我將壹輩子不願再看見大海。海風啊,為何總是帶來哭聲呢?愛人哭、嫁人哭、生孩子哭。想著妳未來可能的幸福我總是會哭。只是我的淚水,總是在湧出前就被海風吹幹。湧不出淚水的哭泣,讓我更蒼老了。可惡的風,可惡的月光,可惡的海。
十二月的海總是帶著憤怒。我承受著恥辱和悔恨的臭味,陪同不安靜地晃蕩。不明白我到底是歸鄉,還是離鄉!

第四封

傍晚,已經進入了日本海。白天我頭痛欲裂。可恨的濃霧,阻擋了我整個白天的視線,而現在的星光真美。記得妳才是中學壹年級小女生時,就膽敢以天狗食月的農村傳說來挑戰我月蝕的天文理論。再說壹件不怕妳挑戰的理論,妳知道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星光,是自幾億光年遠的星球上所發射過來的嗎?哇,幾億光年發射出來的光,我們現在才看到。幾億光年前的臺灣島和日本島又是什麽樣子呢?山還是山,海還是海,卻不見了人。我想再多看幾眼星空,在這什麽都善變的人世間裏,我想看壹下永恒。遇見了前往臺灣過冬的烏魚群,我把對妳的相思寄放在其中的壹只,希望妳的漁人父親可以捕獲。友子,盡管他的氣味辛酸,妳也壹定要嘗壹口。妳會明白,我不是拋棄妳,我是舍不得妳。我在眾人熟睡的甲板上反覆低喃,我不是拋棄妳,我是舍不得妳。

第五封

天亮了,但又有何關系。反正日光總是帶來濃霧。黎明前的壹段恍惚,我見到了日後的妳韶華已逝,日後的我發禿眼垂。晨霧如飄雪,覆蓋了我額上的皺紋。驕陽如烈焰,焚枯了妳秀發的烏黑。妳我心中最後壹點余熱完全雕零。友子,請原諒我這身無用的軀體。

第六封

海上氣溫十六度、風速十二節、水深九十七米。已經看見了幾只海鳥,預計明天入夜前我們即將登陸。友子,我把我在臺灣的相簿留給妳了。就寄放在妳母親那兒。但我偷了其中壹張。是妳在海邊玩水的那張。照片裏的海沒風也沒雨,照片裏的妳,笑得就像在天堂。不管妳的未來將屬於誰,誰都配不上妳。原本以為我能將美好回憶妥善打包,到頭來卻發現我能攜走的只有虛無。我真的很想妳。啊,彩虹!但願這彩虹的兩端,足以跨過海洋,連結我和妳。

第七封

友子,我已經平安著陸。七天的航行,我終於踩上我戰後殘破的土地,可是我卻開始思念海洋。這海洋為何總是站在希望和滅絕的兩個極端?這是我的最後壹封信,待會我就會把信寄出去。這容不下愛情的海洋,至少還容得下相思吧?友子,我的相思妳壹定要收到,這樣妳才會原諒我壹點點。我想我會把妳放在我心裏壹輩子,就算娶妻、生子,在人生重要的轉折點上壹定會浮現妳的身影。妳提著笨重的行李逃家,在遣返的人潮中,妳孤單地站著。妳戴著那頂存了好久的錢才買來的白色針織帽,是為了讓我能在人群中發現妳吧!我看見了,我看見了,妳安靜不動地站著。妳像七月的烈日,讓我不敢再多看妳壹眼。妳站得如此安靜,我刻意冰涼的心,卻又頓時燃起。我傷心,又不敢讓遺憾流露。我心裏滴咕,嘴巴卻壹聲不吭。我知道,思念這庸俗的字眼,將如陽光下的黑影,我逃他追,我追他逃,壹輩子。
友子,我將我的愧疚寫在這最後壹封信裏。因為,我無法當面向妳懺悔,如果不這麽做,那麽,我絲毫都不能原諒自己。
我會假裝妳忘了我,假裝妳將妳我的過往,像候鳥壹般從記憶中遷徒。假裝妳已走過寒冬迎接春天。我會假裝,壹直到自以為壹切都是真的!。然後,祝妳壹生永遠幸福!


附:台湾风景

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